• 狮吼功 - [乱语]

    2007-04-24

    Tag:小草语

    睡梦中,梦见自己在艰难的抉择,成堆的文件需要我好好的记住,窗外傍晚的天空象染了血一样绚丽。应该是在高楼里,因为我似乎能清楚地看见对面建筑的顶端,是一幢造型优美的影院吧,整体闪耀着金色光芒。

    一阵凄厉的哭声传来,断断续续,使我的梦境开始撕裂,但是我依然执着地把自己陷在梦境里,坚信身在高楼里的我,怎么可能听到底下街道上传来的哭声,但是哭声越来越清晰,伴随着哭泣者的痛诉:“为什么……为什么……我好难受……好难受……”好象有另一个声音在劝慰着她:“别哭了,我们不理他。”“呜……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当他说再也不想见到我的时候,呜……”哭泣变的更大声了,有点歇斯底里了。

    原来是个被情人抛弃的姑娘,真可怜。我似乎在走近落地窗,想拨开窗帘,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如此可怜。另一个声音传来:小姑娘,别哭了,要哭到别处哭去,大清早的,大家要睡觉,你这样哭,会把大家吓坏的。

    一个惊颤,我终于从梦境中彻底清醒过来,原来我哪都没去,依然躺在蜗居里,怪不得声音那么清晰,因为我家在二楼,汗……

    ***************************

    晚上10点,陈旧的小区早早的就进入静寂状态,老人们睡的比较早,依稀亮着灯的那些窗口,估计是那些还在奋战着地年轻人们。

    阳台正对着路口,所以难得的一篇空地让我家的采光格外比人家来得灿烂。但是正因为是路口,所以相对比较喧闹,只是小区的居民相对都比较安静,喧闹也就相对的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不识相的就是那些外来的人们,他们不熟悉小区的作息,但依然我行我素,肆意喧哗着。已经深夜10点了,两辆轿车堵在了路口,前面的估计是新手,转弯处无所适从,后面的轿车就开始急噪的按起了喇叭,一声声刺耳的声音划破静空,我再也无法忍受,一个箭步冲到阳台,拉开窗帘大吼:“吵什么吵,人家不要睡觉拉!”想了想还不解气,接了一句:“有车子了不起死了!!!”那辆气焰嚣张的车顿时象打了霜的茄子,焉了。

    这口气吼的真爽,小区再次回归平静。

    ************************

    看到书上有这么一句很简单普通的话,却震的我的心都颤了。

    书上说“2030,人生中最黄金的10年,就这样不见了……”

    醒悟过来的时候,我的黄金十年俨然已经快见底了,在这黄金岁月里,我是怎么度过的呢?做过些什么,又留下些什么?怎么转瞬间,就这样不见了呢?

    当我荣华老去的时候,我是否会对我的黄金十年记忆一片空白呢,因为这十年我实在是一点也没留下点什么。

    人生岁月匆匆几十年,仅仅只有一次黄金十年,就这样白白悄然度过了,惊恐之心油然而生,原来我的人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和千百亿默默苟且偷生的人有何区别,既然这样我又何必来这世上走一遭,不甘心呐,但是我又能怎样,又怎奈何地了命运的安排,汗……

    **********************

    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如嘴上说的那样,也可以说事实的本质其实很简单,但是很多人就喜欢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事实的本质。

    其实就是厌了而已,失去新鲜度了,提不起劲了,不想勉强自己了,因此顺应自我了,所以就事到如今了,多么简单的真相啊。偏偏喜欢用一些让人感动的,似乎自己受了多大委屈,自己才是多大受害人那样的一系列的话语来解释,或者说来掩饰,为的只求心理上的安慰,自己是没有过错的,希望能找到理解自己的人,然后重重的握把手:我苦啊,只有你能理解我,真好。

    ~累不累,何必呢,你是想全世界的人都理解你:你并不是那样的人,其实你心里很苦的,大家要相信你~~最后把责任全推到缘分上,“汗~随缘吧”。听听,看看,多让人同情啊,听者流泪,看者泛酸呐,可怜的娃~~

    呵呵,事情的本质另一个当事人最清楚,只是这种深知真相的人分两种,一种也跟上述的人一样,用很多漂亮的理由来掩盖真相,博取信任与同情;第二种人选择沉默,随他去说吧,他想博得如何的认可都随他去吧,真相也仅仅是过眼云烟,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还执着于解释干什么,本来就是自己的人生,自己给自己一个交代就好,就这样吧,无须再有第三人来同情自己,或者理解自己。

    *********************

    我很喜欢看故事,喜欢故事的主角单纯且善良,善良到任予任求。我喜欢看这样的主角最后得到幸福,因为如此宽容的人应该得到幸福。只是能让这样的主角喜欢上的人,该多么幸福与幸运,一辈子都被他的爱包容着,宽待着。

    有几个朋友曾跟我提过不喜欢爱她的人的理由:因为他对我太好了。每次听到这个理由我都莫明的想笑,但是却又那么莫明的理解。是啊,对她太好了,所以不喜欢,所以爱不上。我是站在谁的角度想笑,又是站在谁的角度理解呢。

    总之,对待一个人好到那种程度的,我没经历过,不管是对待还是被对待。但是我依然喜欢看这样的故事,喜欢看这样的主角,任予任求,那该是具备多大的爱才能做到的呀。

    汗。

     故事里有句话:我的心死了。

    我的欲望有很多,但是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却由衷地觉得说出了我的心声,至于到底什么欲望死了心,或者说所有的欲望都死了心~~~

    不明朗

    所以,说不清……

  • 潘多拉魔盒 - [乱语]

    2007-04-04

    Tag:小草语

    潘多拉魔盒的魅力在于,即使知道打开魔盒将会万劫不复,但是好奇的人们依然克制不住地想以身犯险地去知道盒内到底是什么。

    克制不住,只有万劫不复

    我明明知道那个盒子我是不能去碰触的,但是依然克制不住,窥探的心理强之又甚。

    当盒子被我打开的那个瞬间,我就被情不自禁的被牢牢吸引,深深地沉浸了进去,犹如一脚踏进沼泽,泥足深陷。

    即使已经再三做好心理准备,但是我依然能感觉到它的变化,平静的心湖开始泛起波涛。

    久久不能入睡,辗转翻覆,半梦半醒间,我听见了自己的呜咽声。

    我梦见了她,一个和我有着6年深厚友情的朋友,她影响了我很多东西,也改变了我很多东西,也是她第一个精练地概括了我的性格:极端自卑又极端自负。高中的岁月中,我们向往首都,膜拜自由,表面是老师心中最循规蹈矩的学生,心理却是叛逆的先锋,最后我的心理矛盾的冲撞更加胜过了她,或者说我们一起到达一个及至之后,便分开成两条岔路而去了,我选择的是极端,而她选择的是偏执……

    梦中,她依然坚守着她的固执,我可能在旁边激烈的发表着我的言论,我似乎激动地在手舞足蹈,但是她一直沉默不语,最后我平静了下来,我对她说:那再见吧。她依然平静无语,我转身离去。

    在黑暗中猛地睁开眼睛,头痛欲裂,梦境那么似真似幻。

    3年了,当我最后一次挂下电话之后,已经3年了,3年中我们不曾再联系过一次,信手拈来电话号码早就消失在记忆的脑海里,似乎我们除了彼此,完全没有第三个人可以探听到彼此的消息。就这么散了,也不知道她搬家没有,以前她总吵着要自己搬出去住的。

    3年了,3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我已经变了很多,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前天在提款机前,看到一个背影跟她极其相似的女孩,我克制着差点蹦出的心,装做不在意地来到旁边的提款机,用眼角瞄着她,忐忑的想着,要是真的是她,我该怎么面对她,装着很惊讶的样子跟她SAY HELLO吗,然后请她一起吃顿饭吧,我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的,甚至脑海里已经迅速调出附近最佳餐馆的位置来,最后当那个女孩转身过来的时候,我怔住了,不是她。失落和庆幸马上涌出,我自嘲了一下,想象力越来越丰富了呢。

    3年不见了,我们之间就这样失去了交集,原来不联系真的就可以完全消失在彼此的生活中的,即使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就连在路上巧遇都不曾有过。我时常会想起她,但是更多的时候她已经成为我记忆河流中的封印。估计她跟我一样吧,彼此的新生活都开始的很不错,毕竟没了这个挚友,我们各自都依然很好的生活着。

    6年的挚友就这么成了过客,不能不说是遗憾,当时的我们都那么固执,但是她的固执更加胜于我,我的执着往往取决于她,而她的执着却是真正的谁也干涉不了的。估计那次她是真的不想再联系了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还没来得及想起再联系,新的生活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等到我们有空暇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联系方式早就在记忆里风化了,不是没有想过通过别人再取得联系,但是不知道联系了又能说什么,相间不如怀念的想法越演越烈,没想到转眼间就这么过去了3年,而这个时间还将延续到更久……

    怎么会突然梦见她了呢,可能是窥视魔盒后的后遗症吧。不管我现在生活的是否好,但是希望她是好好的,生活中没了我,会有别的人替代,好好照顾自己吧,我会想着你。

  • 老妞来了,紧接着二妞也来了,当我的蜗居利用所有的有限空间,其乐融融地挤进5个人过夜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惊骇的能力。

    她们果然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她们对空间的追求基本处于没有追求的状态,能有个地儿睡觉在她们那个年代就已经满足了,所以所谓的私人空间那是根本不存在的词儿,我必须适应……

    当周六,蜗居再次挤进11个人其乐融融地吃饭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无语了……

    能享受就享受吧,到了我们这一代,全是独生子女,将来想来个兄弟姐妹大聚会都不可能了。

    有限空间VS私密空间,这将是有得必有失的过程,能懂并能适应就好。

    ***********************

    娘整理衣柜,特赦我可以随意丢弃不再穿的衣服,注意哦,是随意哦,也就是随心所欲。

    想想看,可以随心所欲地丢自己过去的衣服,那种感受简直可以媲美撒钱,是种享受啊。

    整理的过程中,翻出好看的新衣旧袄的,老妞、二妞、娘一个个轮番穿过来,大橱镜子推过来又推过去,不甘寂寞的爹也上去凑热闹,把我以前特肥的时候穿的线衫挨个套过来。最后我的蜗居简直炸开了锅,高分贝的嬉笑声不绝于耳,看着这帮年过半百的老太太们那开心的样子,我真是哭笑不得。

    她们三姐妹好几年才能聚上一次,这次聚汇,我特别感受到她们之间不被年龄所左右的情谊。她们在一起似乎时间就此回归,回归到她们成长并分离前的那一刻,停留在18岁青春正茂的年华。她们聊天的时候,总是那么肆无忌惮地大声笑,笑的那么自然,笑的那么发自肺腑,我很少见到娘在我们面前那么大笑。

    我打开电脑,翻出以前扫描的怀旧照片,三妞扔下手上衣服汇拢过来,每人鼻梁上都架上了老花镜,翻看着一张张泛黄的黑白照片,她们辨认着、回忆着、念叨着……照片上老一辈的人基本都已仙去,当年风华正茂的她们,现今岁月的痕迹已经牢牢占据她们的额角,而当年被她们呵护在手上的小孩儿们,现今已替代他们成为青春正当年的一代,而我们这一代又将很快成为大家庭中的中流砥柱……

    啧啧啧~~~

    回忆是亢奋的,感慨是唏嘘的,岁月果然是如梭的……

    怎么一眨眼的功夫,我就长这么大了涅,NND

    ***********************************

    上海倒春寒,路上的行人衣着开始四季化,羽绒也有、单薄的外套配T恤也有、短裙低领薄纱亦有……

    所以导致我上下班路上、工作闲暇时间、吃饭睡觉时,满脑子都是:我到底该怎么穿衣服,穿什么衣服……

    哎呀,活着怎么就那么累呢?

  • 当第一口烟吞进喉咙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我真的在作死

    在家躺了两天了,喉咙肿痛地都失声了,吞咽成为一项艰巨的任务,所以当第一口烟干燎着喉咙的时候,恨不得赶紧掐了,但是肺依然不满足的叫嚣着,汗~作死,作死啊~~

    明天周末,上海气温飙伸到28度,还没好好感受春天,怎么就进初夏了。

    按耐不住把裙子翻了出来,也不准备管什么工地切忌穿裙子的说法,明天靓一下去。

    心里飘出来一句:靓给谁看呀,谁也不待见……

    汗~有啥呀,自己靓给自己看贝,没人待见,自己待见还不行吗?招谁惹谁呀,我就喜欢,怎样?!

    不就穿个裙子吗,至于嘛,累不累~~

    汗~~无聊闹的

  • 。。。 - [乱语]

    2007-03-14

    Tag:小草语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仅仅是描写 - [乱语]

    2007-03-13

    Tag:小草语

    关掉淋浴

    无意识地抬头

    一点水正好掉进眼眶

    闭眼

    水滴带出一连串的眼泪

    欲罢不能地颤抖起来

    哽咽着

    扶着逐渐变冷的墙

    再也没有力气站立

    身体被抽空一般

    象瘾君子那样挣扎着摸索着衣袋里的香烟

    象抓住救命稻草那样点着

    深深一口

    沉淀,沉淀,沉淀下来,Please……

    再深深一口

    冷静,冷静,冷静下来,Please……

    一手撑着头

    一手抱着膝

    发怔地看着那一点

    安静了

    烟烧到了尽头

    泪痕干了

    突然笑了起来

    好痴、好傻、好癫狂

    全是自作孽啊

    重新打开莲蓬头

    冲刷我的脸

    冲刷我的全身

    冲走我的思维

    冲走我的情绪

    冲走我心头的那片阴云

    既然难受,就把它锁起来

    埋在深深的心底,

    直到它自己慢慢腐烂

    变成心头永远去不掉的一颗朱砂痣

  • 春梦了无痕 - [生活]

    2007-03-12

    先请教大家一个问题:

    “华纳兄弟”创作的“翠儿”是小鸟还是小鸡呀????

  • 我要~~ - [乱语]

    2007-03-05

    Tag:小草语
    我要,我要,我要嘛~~~
  • 快乐哦快乐

    2007-03-03

    Tag:

    我再也憋不住了

     

    我一定要说了

     

    C.C~~

  • 镜头在切换着

    突然一个画面进入眼帘——很甜蜜

    男主角牵着女主角的手,跺步在梧桐落叶林里,男孩走在前面,女孩跟在后面,牵着的手轻轻地晃荡着,女孩在后面偷偷地看着男孩着后脑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甜甜地笑着,男孩感受到了女孩的注目,回过头来,对着女孩也幸福的笑着,猛然男孩用力拉起女孩的手,奔跑起来,想林子的尽头奔去,他们背后,一路留下的是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流沙说:你还有几年可以熬

    我:30岁前,我还有很...